大唐名人網

 找回密碼
 暫停注冊
大唐名人網 門戶 軍政 查看內容

青島二中女生王千源事件始末【組圖】

2014-12-2 20:01|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014| 评论: 0

  青島二中女生王千源事件始末

  在舊金山的奧運火炬接力順利完成的同時,全美各地華人華僑留學生也都給予了北京奧運最熱烈的支持,然而在今天的DUKE(杜克)大學留學生的支持奧運反對臧DU的集會散步中,青島2中畢業的王千源竟然与臧DU支持分子同流合污,毅然抛弃事实,站在臧DU分子的一边,宣扬西Zang问题。赤裸裸打生着free tibet的旗号,实在给中国人民丢脸,在场的几百留学生都目睹了其罪恶行径。王千源已经在东校区和留学生的队伍对峙过了,坚持不肯用中文和大家讨论。接着替臧DU活动的组织者Adam书写Free Tibet, Save Tibet的标语和散发传单后消失了。然后到了西校区又跳了出来。(见截图)



  其行:

  1、帮助分裂分子在背后写上"Free Tibet"口号;

  2、和分裂分子一致,做反動手勢;

  据了解,该手势是来自分裂分子窜改的"One World, One Dream"的手势;


  3、將"雪山獅子旗"與香港紫荊旗相提並論。

  4、接受采訪,並撒謊

  鐵血網提醒您:點擊查看大圖

  王同学的手势含义:是ZD篡改了one world one dream的口号后的手势。他们的one world one dream是指FREE TIBET,这是根据我昨天在现场看见的东西推断的,不如弄张达赖的头像,然后周围一圈one world one dream的字,旁边的人就做这样的手势。

  其言:

  1,王千源接受NPR采访时说:(转自北美论坛 :)



  That b**ch was interviewed by www.npr.org and saying a lot of Chinese are supporting her position and disappointed by Bush's comment that the Olympic should not be boycotted.

  她說她對布什表態說不抵制北京奧運非常失望

  2,被問到是否是中國人

  大家問她是中國人嗎

  她就是用英文说:i'm from mainland of China。接着她说:being a chinese does not mean i cannot think indepedently.(作为一个中国人并不意味着我不会独立思考)

  3,被問到爲什麽打雪獅旗(zangdu旗幟)


  她反問:香港有區旗,爲什麽西zang不能有呢?

  臧du分子對她的評價:

  Daniel R. Cordero, who was in the Relay group and wrote a comment, where he said "As we approached the Chapel steps--where our service was to be held--we were jeered and booed. The Chinese people in our group were jeered more than any of us. "Traitors! Traitors! Traitors!" they were called."

  這個人是臧旗接力的組織者,他說:我們(臧讀團體)當中的中國人(王)被叫做漢奸

  現場旁觀者:

  1


  我当时就在现场, 中国学生集会在杜克西校区举行, 总共有400人左右。 臧DU本科生们从东校区沿着campus drive 一直跑到西校区, 在这个过程中, 一直有pol.ice护送。 大概有十几个中国学生,学者,穿了"我的中国心"以及"北京奥运"的tshirt,护了一面很大的国旗, 一直跑在臧DU的前面一两米处。 他们到了杜克西校区以后, 首先绕场跑了一周, 然后跑上了杜克大学大教堂的台阶上。在这段时间里, 我们一直有红旗围着他们,并问他们有没有去过西Zang, 有没有去过中国, 其中大部分臧DU都不吭声, 有一个美国小伙说他去过四个月…由于他们事先reserve了教堂前的位置,从晚上7点半到9点, 在他们上了教堂的阶梯以后, 中国学生和学者都在离最下一节台阶两米左右, 国旗在最前面的地方大家一起高唱国歌。 所有在国旗外面的人都是臧DU的人。 学校校报的记者在他们身后拍照 照片相当的误导,而且已经刊登在今天校报的头条。

  2

  为了让大伙了解更多的情况 大家好, 那天晚上我是7点到7点半之间到的杜克现场。我到的时候,一个白人小孩当众说I have been to Tibet. 我高叫Show me the proof you have been there. 他不理我。继续重复他的话。我就说,You are liar. 这些话后来被在chronicle上歪曲成了: 当他们说God bless america, he was booed. When he said we need peace, he was called liar. 这个时候,王同学刚好走到我前面。她说, Give us peace. 我和边上一个同胞就指着达赖在西藏杀人的材料问她, Is this true?. 她回答I don't know (the answer to your question)。 But do you know what happened in china? Many T.i.b.e.t.a.n.s were murdered and killed. 我问她, Do you see that by yourself? Are you chinese? 她这时候马上用中文说,我是中国人。我可以说中文。我继续问, Do you see the killing by yourself? 我坚持用英文,是希望所有的人都能听明白。她不回答。我边上一个同胞把宣传材料递到她眼前,希望她看看。 这时一个女黑人挤到王同学前面说, Don't touch her. 然后王同学就走开了,去和别的人争论。那些材料她始终没瞄一眼。

  王千源資料:

  她給自己的辯護:王千源致國人一封信


  DCSSA Committee to china, Grace

  show details 8:48 AM (2 hours ago)

  Reply

  我親愛的各位同胞:

  今日的示威散步已然結束,然余波未平。我就是今天站在兩方之中做調停之人,有些逆耳忠言在人前不便多言,如今汝憤氣稍停,不得不向你盡述。

  今者示威不可謂不雄壯,各位盡興而歸不可謂不快意。然若只知拳腳相加,怒氣相向,那是初學者的姿態,也無君子雅量。豈不知"鹬蚌相爭,漁翁得利",恰中了後發制人者的圈套。曹植被逼而賦《七步詩》,至今憂思難忘: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西Zang既乃我國之領土,豈可隨意抛棄抑或給予他人!然步步相逼,只會化友爲敵,將原本平和的西Zang各衆逼上梁山,從而背水一戰,造成不可收拾的嚴重沖突。試問西Zang與中國和美國孰親孰遠?臥榻之上,豈容他人安睡?親不記仇,才不致引虎歸山,將我們的西Zang向外推去,自給別人。我與西Zang逾親,則美與西Zang逾遠,否則彼必倒戈,則我方身旁插上美之飛地也。



  孫子曰:窮寇莫追。亦言:損剛益柔。老子雲:上善若水。戰略上,攻心爲上。天時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成大事者,能忍人之不能忍,方爲人所不能爲。爲中華之崛起,此方爲用人之時,我們要有容人之度,容人之量。我不是讓你消極等待,而是積極備戰,消除怒氣,頭腦才會清晰,思維才能敏捷,決斷才會正確,看清局勢,方可從容應對。兩個拳師相對,聰明的拳師往往後退一步,讓對方露出破綻,然後一招知命。愚蠢的拳師一上來便大施拳腳,使出全部看家本領,反而會被對方摸出門路,爲敵牽制。如今我們初來美國,立身未穩,如此頭腦發熱,意氣用事,後果不堪設想。豈不聞"棍棒之下無孝子",拳頭威逼之下,別人的滿口應承哪裏能是真心?因而應該以德治國,以理服人,退避三舍而後發,臥薪嘗膽而後能,而非圖一時之快,爭一朝之勝負。漢武帝的"有爲而治"之初用了一招非常厲害的"無爲而治"的"推恩令",表面上遵從各藩屬國的意願,恩澤四方,實則將大國化爲無數無法作爲的小國,矛盾自解。我們應該努力讓道義的天平傾向于自己,把輿論壓力留給對手,讓他們的拳頭打在蜘蛛網上,讓其像小醜一般自討苦吃,何必苦苦相爭,反而給自己造成無限煩惱?

  知己知彼,百戰不殆。我們對他們的觀點不甚了解,其實又何嘗完全洞悉己方觀點?由此可見,在知識領域,我們也沒有占據戰略上的制高點,並沒有比對方高明多少,反而自揭傷疤,在人前落得個不好通融的形象,對樹立良好的中國大國風範沒有益處。自然,西方主流媒體的報道有失公允,但是反顧自己,難道我們的媒體就完全公正,不偏不倚?正因爲不了解,所以才要主動溝通,掌握先機,方能克敵制勝。此外,關于講英語的事,我有一言相勸。語言是重要的溝通工具,技藝高超者,母語外語都能從容應對,主場客場都可打贏,其實依我看,國人不願講英語不是什麽了不起的原則問題,不過是學業不精,不願在人前露醜,卻是此地無銀三百兩。

  總之,寶劍鋒從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來。我們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靠的是大智大慧,豈可因噎廢食,因小失大?城門失火,殃及池魚。西Zang與我們唇齒相依,所以關系處理方面應比美國更小心謹慎才是,美國人是要把我們放在炭火上烘烤啊!切莫讓其得了便宜還賣乖!杜克乃修身養性之地,願諸位今後能夠振長策而禦宇內,執槁樸而震天下,治大國如烹小鮮,成爲經世致用的奇才,而非爲五鬥米而折腰。

  敬,

  王千源

  二零零八年四月十日寫于淩晨



  作者:HJWangQianYuan 回复日期:2008-4-12 9:05:34

  請大家觀賞王千源同學給我的最新的回信

  我发在dukechina maillist上给她的一封信:

  不管你是道歉也好,或者對自己的行爲做解釋也好,你需要給大家一個答案。

  不要說對得起你的父母,對得起祖國,至少要對得起在這裏幾個爲你鼓噪說好話的人吧

  她的回信:


  林語堂的一段話:"人間地事情似乎有一道不移的定律:混亂必回正常,反常必歸正常

  ,萬事就象星辰和月亮一樣,總要恢複平衡。我們幾乎可以說,一道隱臧的機械律轉動

  著命運的輪子,使邪惡獲罪,正義伸張。我們要贊美……但是我更要把一切歸功于

  更偉大的上蒼,他不移的法則就是陰陽平衡,以調節宇宙的運轉和人間的事物。正如一

  位詩人的說法,暴風雨不會永遠存在的,不靠外力,瘟疫自行消失,獨裁政治也有燈盡

  火滅的一天"


  在場留學生記錄:

  我所认识的王千元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Apr 11 17:47:10 2008)

  (我的見聞)

  下午6点不到,我骑车前往东校区。远远看见Marketplace前的红旗招展,DCSSA的人已经到了。我拿到了一面小国旗和"WE LOVE PEACE"的标语。食堂门口排队的美国学生全部好奇地看着我们。

  藏 独组织的人比我们到得晚。不出所料,Duke的臧族学生全部没有参与,对方是清一色的白人。不过在他们准备的时候,小规模的辩论已经开始了。一位高个子美国男生走到我们中间和一位中国男生辩论。Adam没有过来,但是利用充足的底气和我们这一边高声对辩。不远处的草坪上,一群韩国人(其中一个女生和我一起上课)在好奇张望着,有说有笑。

  這時,一個中國女孩出現在對方陣營中,黃色衣服格外醒目。我身後一個本科男生驚呼:"竟然有中國人!那個青島女生!"很多人開始不滿:"爲什麽不過來跟我們說話?"


  過了一會兒,她走近了我們。我大吃一驚,Grace?!原來是她!(我會在後文詳述我所認識的Grace)可能由于剛才打下的不滿基礎,談話一開始就沒有在友好氣氛中進行。很多人開始質詢她爲何不先與我們交流。

  就這樣,她一會兒在我們前面談話,一會兒在對方陣營裏交流。由于距離太遠,我們聽不清她說了些什麽。

  我见到有争论的! 苗头,上前跟Grace打了个招呼。当时她仍在和国人用英文争论着,我抱了她一下,说:"OK,OK."她转过来颇为激动地对我说:"我觉得我们两边应该彼此谈谈……这样只会把他们推向我们的对立面呀!"我感觉到了她的天真,说:"It is not the time. 没错,我们应该谈。但他们既然已经决定了这个活动,现在就不会听你说什么。下周有个公开的座谈,那才是交流的时候。"

  很多人提到了她爲Adam書寫標語,在此一並作個記錄。我也是目擊者之一。天氣有點熱,超重的Adam脫下了T恤,裸露上身。然後她拿筆在他肥碩的前胸後背寫了些什麽。當時我並沒看清字迹,因此也沒有在意。

  很快我們就出發了。一批中國人拉著紅旗和標語走在最前面:幾十米後面試兩個手持臧旗的旗手,舉紙板標語的十幾個人走在後面;另一批中國人殿後。Duke校警們騎自行車護衛著我們。

  Dukees都知道,從東到西的校車路線上,林木茂密,人煙稀少。道路兩側只有能供兩人並行的小路。我騎著自行車,因此可以前後自由穿梭。


  我先是骑到一个女生身旁,和她聊了起来。我问她,你去过西Zang吗?她欢快地回答:"Uhuh! Two months ago!"

  我问她,你看到了什么?她笑了笑:"What did I see? Life! "这时我为了躲开汽车,中断了谈话。

  我再次跟上對方陣營的人,因爲我的確很好奇,他們對中國究竟了解多少。這一次,我騎在Adam和Helen(一位精神很好的老人)身邊。他們共同拿著臧旗打頭陣。我看到了他身上的字,前胸是"Free

  Tibe",后背是"Save Tibe"(不知为何漏了T)。

  我和他們聊了一路,直到東校區雕像附近才分開。作爲朋友,我甚至很喜歡和他們的談話。他們對我態度很友好,Adam不斷提醒我躲避來往的汽車。

  坦白講,他們不是我們的敵人--臧DU。我從談話中了解到,Adam不是那種對中國一無所知的美國小孩。他了解中國的多民族曆史,了解Mao.ZD的民族政策,甚至了解中國的農民工問題。Adam告訴我,他其實很喜歡中國文化,下學期會選修一門中文課。


  但爲什麽要舉行這樣一次活動呢?對于我的疑問,他解釋道,喜歡中國文化不等于喜歡CCP。他的臧族同學告訴他,他們根本不敢在中國自由地說話。他認爲中國的民族政策亟需改變,最起碼,西Zang人--包括所有中國人--應當有自由表達的權利。他承認所有媒體都是propaganda,但是他認爲,在此問題上,中國媒體做的比西方要惡劣許多。他並不支持獨立,而是希望西Zang爭取更多的自治。

  ……

  作者:goodicewave 回复日期:2008-4-11 9:26:56

  作爲這次抗議的親曆者,我有責任把自己看到的告訴大家:

  可以说,这次活动的组织工作做的不好,非常的仓促。在西Zang的暴乱事件发生后,经常看到DukeChina的email list上关于这个事件的争论。在四月八日我突然看到一个邮件说有人要在四月九号也就是第二天晚6点组织"西Zang旗校园接力"活动。DCSSA提议在相同的时间和地点进行反"西Zang旗校园接力"抗议活动,很多人在mail list里响应。但是在时间上确实非常的仓促,很多人并不知道。

  第二天,也就是四月九號,我早早的離開實驗室,然後回家吃了飯,和我的太太,女兒一起向Duke的教堂過去。到的時候,活動剛剛開始,很多人聚在教堂前面的草坪上,喊著口號,唱著歌曲。這是臧DU分子還沒有過來,他們正在從東校區向這邊跑,我們的一些同學在路上進行圍追堵截。


  後來,一個教授給大家講了一些臧DU的事情以及國際上的意見等相關知識,並說下個周3(具體時間記不清楚了)有一個關于西Zang問題的辯論,希望大家去參加。然後有人喊口號,然後唱歌,氣氛稍微有些沈悶。

  這是臧DU分子來了,是兩個人打著雪山獅子旗(是臧DU的旗幟),旗幟一個看著像臧人,穿著小褂,肌肉挺結實的,另外一個是黃毛,應該是白人。我們的同學打著五星紅旗跟著他們跑過來,同時一邊喊著口號。現場氣氛一下子激動起來,很多同學都圍了上了,大喊著口號。兩個臧DU倒是一聲不吭,估計就是有聲音也會被埋了。他們被美國pol.ice保護著,所以沒有安全問題。然後他們來到教堂門口,在那裏進行宣傳,而我們的同學一下子都把他們圍住了,有些混亂,但是沒有出現暴力行爲。只是我們的人太多,而臧DU分子太少(大約十來個人),他們好像被完全埋住了。我看到兩個女臧DU(好像是臧人,不確定)打著小旗在我的附近,可能有些害怕,不敢站過去。後來pol.ice增加了對他們的保護,這兩個女臧DU也蹭到台階上了。

  因爲看到現場有些混亂,害怕我的女兒受到傷害,就離台階遠了一些。剛好看到熟人,打了個招呼。過了一會,情況有些變化了。教堂前面的空地被清空,我們的同學都站在了外圍,教堂門口被臧DU分子占據。後來才知道,臧DU分子已經預先訂下了這裏的活動場地,我們不能在那裏活動,這就顯得我們的場面有一些被動,反映了我們組織的倉促。他們在那裏點起了短蠟燭。我們的同學還在含口號,唱歌。

  要照顧我的女兒,一轉眼功夫,看見一個中國女孩站在了臧DU分子活動的場地上,在對我們的同學講一些什麽,現場太吵,沒有聽清。這個就是王千源同學了。我以爲她是一個臧族人,在與我們辯論。這時同學們很激動,我旁邊的一個同學大聲說這個是青海來的(估計他見過王千源,但是不是很了解,說錯了,應該是青島來的)。我想,奧,原來是青海的臧族人,出國了,要當臧DU分子。她先開始用英語同大家說,後來又換成漢語。但是我沒有聽清她說什麽。但是很明顯,她是站在了我們的對立面上。

  因爲第二天有事情要起早,八點的時候就回去。沒有等到結束。

  第二天,Duke的校報上的報道對我們是不利的,說我們沒有給臧DU分子說話的機會。我想是這樣的,因爲只要他們一開口,我們的同學就喊"liar"。臧DU分子很狡猾,他們強調我們沒有給他們說話的機會,這對我們很不利。這也反映了我們的組織者經驗不夠豐富,不擅長美國式的抗議鬥爭,不能很好的爭取媒體和美國群衆。但是一般美國人基本上不會關心這些事情,也不會支持臧DU的。他們也是希望奧運會不受幹擾的。


  另外谈到,他在美国确实还是很受欢迎的,有很多他的画像,我就见到一个泰国餐馆的墙上挂着,在高速公路的旁边有大幅画像。我觉得中国go-vern-ment应该加强宣传工作,应该以美国人可以接受的方式进行宣传。其实稍微有曆史知识的人都知道,达 赖是个大奴隶主,而这样一个人居然在国际上有这样大的声望,这是我国go-vern-ment对外宣传的失败啊。

  高中同學對王千源的印象:

  王千源其人其事: 高中同学评价

  关于改名:"她本来叫王佳妮,改名是第一年没申请上好学校,特意改名重新考试申请。" 关于整容:"我有个哥们也是青岛二中的,刚刚无意和他提起王mm以及王mm的一些事迹,那个哥们就怒了,他说王mm在学校时就是个人才,天天扬言要嫁给美国总统,因追求某男生(我觉得是我那哥们)被拒,于是就去整容,后来还改了名字!王mm还说哈佛大学请她她都不去!王mm的年龄应该在21岁左右!"

  關于政治:"WQY這個人,和我是高中同學,比我高一屆,她高中的時候叫王佳妮,而且長相也和視頻中的很不一樣,因此壇裏人說的她曾整容並非虛無。

  我认识她,因为两个,一是我曾经在青岛二中学生自治会秘书处工作,而她是当时的秘书长。当时在她手下干活,大家都觉得她绝对是一个女强人级别的人物,对下属要求极为苛刻,当然要承认她自己对工作也很负责。二是因为我高一暑假参加了学校的模拟联合国活动,她当时应该是高二暑假,已经开始了出国的准备,那个时候是05年的7月。 当时会前就已看出了她极大的政治野心与抱负。尽管是"模拟联合国",她作为法国代表,依然跑前跑后乐此不疲。她一手组建了一个所谓的"大国联盟",把24个参会国家的16个都拉了进去,企图让16个国家都听从她一个人的思想。 当然,仍然能看出她的幼稚,尽管笼络了大批国家,却没有足够的诱惑让他们跟从她,结果会议最后还是没能达到她的目的。


  從會議中可以看出她出色的英語水平和極大的政治野心,我記得一個同學悄悄跟我說,這個人將來會是一個人物。

  更讓我印象深刻的是會前曾偶然有一次機會和她長談過,給我的印象就是此人異常善辯,思維非常清晰。她跟我滔滔不絕地講起她是如何帶領他們班同學獲得學校辯論賽的冠軍,還在講她爲了考托福而背單詞的艱辛。(她似乎是那年6月考的托福)

  後來才知道,她托福考了670分的高分。但讓我意外的是學校被國外大學錄取的名單卻沒有她,也沒多在意,直到我畢業那年才知道原來她改名換姓,又申請了一次。"

  杜克大學同學對王千源印象:

  Duke同學回憶

  "Duke在現場的兄弟均可證明此nb女不遺余力爲zd辦事,對zd分子像春天般溫暖,極盡谄媚之能事。至于照片證據,希望mitbbs的板油人肉出來。她寫這篇酸不拉唧,看似詞藻華麗,實則全是屁話的文章,你就被蒙到了,你還是嫩啊人別看一女的,從小就"在政治上有獨到看法,希望從政。"能被美國學校看中的獨特政治觀點,想必我們都清楚傾向什麽。丫就想借此機會出頭呢,免費綠卡,政治避難對這人渣來說就是終極目的。"


  "我参加了杜克的这次page~ant示威,而且是为数不多一直从东校区紧跟藏独分子page~ant到西校区的中国学生。我亲眼目睹到王千源帮藏独分子Adam在前胸后背分别涂上free Tibet, save Tibet的标语。可惜我没带相机拍下这可耻的一幕。她在东校区时只说英文,对藏独点头哈腰。我们从一开始就认定她和藏独是一帮的。我不知她后来为什么自封自己是"调停人"。"

  "剛才有人說錄像中,與王千源辯論旁邊一直站著的黑衣人很可疑。我又仔細看了一遍,絕對是有美國安全部門背景的人物。1.辯論時使用中文,周圍全是中國同學,該人是唯一西人,從辯論開始到結束,一直站在那,但並不在聽辯論。2.動作很標准,受過專業訓練。3.王千源離去時,該人側身讓過王,然後跟上。4.王千源在辯論時曾兩次在中國同學說話時,擡頭對該人笑笑,意思很明顯是在嘲笑"這幫書呆子",其人與王千源認識,或是王的聯系人。如果不出意外,王千源看來早就被CIA看上,並成爲培養目標了。這次要感謝Duke的中國同學,讓一個CIA安裝的定時BoB!!!提早被發現了。"

  "山東女人一直都是很牛掰的,以前江青、現在又有了王千源。我們可以有獨特的想法和觀點,可惜大是大非面前站錯了隊。"

  "之前她一直坚持和我们讲英语。当时在人群外围,看到她被pol.ice带着出来才意识到刚才那前面声嘶力竭替ZD辩护的是个正宗的中国人。俺和身边几个中国学生也围上去,她突然意识到‘我可以说中文了吧?',然后继续她的"对话"、"理解"之类的理论。俺是在受不了她的jjww,直接打断:"现在不是教育别人的问题,你自己是什么观点?你支持不支持一个中国?"她稍微犹豫了一下 ,"我支持一个中国……""那你支持不支持藏 独?""我……",抬头看看周围的中国人,后半句话咽了下去。

  这时候旁边又有更多的中国人围过来,该女生继续讲了几句她的理论,边上的pol.ice等得不耐烦,催着她走了。俺不懂太多政治,但是俺相信,如果一个人连支持祖国统一,反对藏 独的观点都不敢公开表达,她就根本没有资格谈什么‘调停', "汉奸"二字绝对不委屈她。"

  "這個女人其實就是一個自以爲很精明其實很愚蠢的傻子,最終她也只是被西方國家所利用,被自己的民族唾棄。她不怕背上惡名,反而渴望被國人辱罵;我們罵得越凶,對她越有利,大不了她申請政治避難。一個削尖腦袋想鑽入美國政壇的小女子可是不擇手段的,沒准以後還會勾搭上某某議員……對不起,得罪了!"


  新聞媒體對高中時的王千源的報導:

  青岛新闻网 2007-06-29 04:24:45 青岛早报

  王千源被全美排名第五的杜克大學錄取並拿到每年4.97萬美元的獎學金

  早报讯 就在大部分高考学生绞尽脑汁填报志愿的时候,二中的11名学生却已经接到了美国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其中王千源同学被全美排名第五的杜克大学录取,并获得了每年4.97万美元的奖学金。

  她的目標是哈佛大學

  一心想成爲一名政治女強人的王千源告訴記者,她的目標是哈佛大學。爲了進哈佛大學,王千源曾只身前往舉目無親的美國,去哈佛大學爲自己爭取面試機會。盡管沒有被哈佛錄取,王千源表示,到了杜克大學後,她仍有兩次轉學的機會,可以幫助她實現自己的哈佛夢。

  谈到自己成功的经验,王千源说她参与政治的强烈愿望打动了杜克大学,在个人介绍中,王千源对国际社會的民主改革做了独到分析,并提出了自己的观点,这让学校非常欣赏。

  在級部排第14名的紀蘇瑤順利拿到賓夕法尼亞州立大學錄取通知書。今年高考取得理科649分好成績的荊剛遠也被賓夕法尼亞州立大學錄取了,他將去美國讀機械工程專業。據介紹,賓夕法尼亞州立大學不對留學生設立獎學金,因此紀蘇瑤和荊剛遠都不得不支付每年4萬至4.5萬美元的學費。

  美國大學看重多面性

  要想申請到國外留學是有一定技巧的,11名二中學生總結說,盡管各個學校都需要考生提供自己在高中階段的學習成績,但排名越往前的學校越不重視成績,他們更看重的是考生的思想、多面性、文化的多元性及對自己人生的規劃。

  紀蘇瑤認爲,她從小參加的各種英語比賽、高中階段學校自主會副主席、歌唱、遊泳和古筝等全面發展的經曆給她增加了砝碼。

相關閱讀

投稿、合作、聯系:admin2#tangedu.cn| 小黑屋|網站地圖|大唐名人網 |京ICP備07504790號| ;

GMT+8, 2020-2-18 06:24 , Processed in 0.037741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5 Comsenz Inc.

返回頂部